当前位置: 首页故事川大


古典文学家林思进


古典文学家林思进

来源:《四川近现代文化人物》 作者:王仲镛

 

林思进,生于清同治十二年(1873),卒于1953年。字山腴,晚年自号清寂翁。四川华阳人。先世自福建长汀迁蜀。父毓麟,性孤介峻洁,少年时,即厌科举,居乡里数十年,博涉群书,旁通金石书画,尤工于诗。有《澹秋集》行世。他的诗,清夷冲淡,近于王、孟,友人乔树楠却举出他的哀流民诗,“累数百言,词旨悲壮”,与另一友人刘庸夫同样,认为他是“留心民瘼,非果于忘世者”。其所以终身隐遁,看来只不过是怵于世乱,有所不为罢了。荣县赵熙为他作了《林隐君传》。新城王树楠在所写《澹秋集序》中说;“吾友林君畏庐为余道:光宣间,隐君哲嗣山腴舍人以诗鸣都下,尝与余及陈弢庵、赵尧生、胡漱唐、陈石遗诸君子,结社联诗相唱和。辛亥夏,告养归里,隐居著书,学益富,诗益工,论者比之眉山父子,盖无多让焉。”由此可见,思进的一生志行及其文学成就,首先是和他的家庭教养分不开的。

思进除了幼承家教外,还从父执前辈乔树楠、严岳莲、王增祺、廖平等问学谈诗,多方得受教益。因此,十二三岁时,诗文已有可观。龙藏寺僧雪堂所著《绿天兰若集》,就曾收有他的少作。年14,毓麟逝世,母邓氏亦知书,教督綦严,学业日进,由于开始不曾专攻八股文,府县岁考,迟迟不得中。直到光绪癸卯(1903年),年30,方才取中四川乡试举人。

当时正值戊戌变法维新之后,政变中牺牲的“六君子”中,刘光第、杨锐都是四川人。思进早年熟闻二人的风采言论,与同县胡雨岚、陆绎之、黄云沧等人结为深交,彼此切磋学行,共砺救时之志。在他中举后的第二年,便和雨岚等人,先后东渡日本,考察其政教风俗,由是视野日扩,交游愈广。当日以声气相求的,还有巴县梅黍雨、杨沧白,广安蒲伯英,达县刘士志,彭县刘昌廷等。后来,他有诗追忆这时的情况说:“平生少年日,正见甲午役。……输倭二百兆,门户台湾坼。朝野始皇皇,变法思利百。蜀学从此新,风气洞然辟。相望东西川,才彦妙接迹。峨峨胡编修(雨岚),广已在困缉。梅(黍雨)杨(沧白)蒲(伯英)刘(士志)间,要我通轸结。当时意气盛,共济期群策。……”(《丁丑秋感二十首》之十八)这些人,辛亥革命前后,在四川的政治和社会的变革中,都是有作用、有影响的人物,而思进却皦然独立于其间,与他们的出处踪迹,各不相同,而情谊则不间存没,殷殷如故。

在日本一年多,遍历三岛,得诗数十首,多感慨时事之作。如《乙巳八月七日江户纪事》:“玉帛倾谈笑,江山孰主翁?岂知辽海月,深恨有人同。”对日俄战争经美国调处,沙俄以转让我国东北权益于日本而媾和一事,表示了深切的愤恨。又如《归怀》:“大海扬洪波,弱国见欺凌。苟无域外观,禹甸坐堙沉。《清水阁望西京》:“吾生异国感,眄睐开良谟。眷然心故邦,未可待其徐。”忧时虑国之忱,更是溢于言表。光绪三十三年(1907)回国,经过朝考,授内阁中书。这是一个常管文翰,属于所谓“清选”的官职,结社联待,即此时事。当时入社者,还有郑苏堪、曾刚父、冒鹤亭、罗掞东、温毅夫、潘若海等南北名士10余人,他们假借文酒之会,议论时政,激扬风气,故时人比之为“复社清流”。辛亥上巳,思进主社,修禊于南河泊,林纾为作《南河修禊图》,诸人题诗其上,风流觞咏,最为一时盛事。鉴于清政窳败,革命蜂起,识者已知其势无可为。他便在这年的夏天,以侍母为名,告假南归,绝意仕进,杜门不出。

民国建立,友人蒲伯英、杨沧白等迭主川政,屡次挽他做官,他都婉辞拒绝,坚不肯出。但却始终孜孜不倦地注意于文化教育事业。在清宣统下诏废科举,兴学校时,胡雨岚开办四川高等学堂,刘昌廷改锦江书院为传习师范学校(后定名为成都府中学),他就曾力赞其事。至议设四川省图书馆,他自请出任馆长。任中,精简人员,撙节经费,在少城拓地建楼,种松80株,号为八十松馆。同时多方采购海内官本和私家精刻,自编书目15卷。西文书籍也大量收藏。其规模在当时国内尚少,从而为省门公家藏书奠定了基础。

民国7年(1918),辞图书馆长职,随即就任华阳中学校长。在此期间,除自己讲课外,他对选聘教师,规划课程,树立学风,以至扩建校舍,购置图书仪器,改善学生生活诸方面,莫不精心筹划,计日程功。不到几年,华阳中学便和成都县中、成属联中鼎峙省垣,成为全川中学的榘范。在以后的若干年内,毕业学生一直保持着基础扎实、文史优长的特点.这在四川的教育史上,是值得特别一提的。

民国13年(1924)8月,军阀杨森入据成都,强横干预教育,思进愤而去职。当时在校学生攀留不得,便全体集队鼓吹送他回家.他曾有诗纪其事:“七年横舍愧人师,临去情如倚席时。岂有碑铭传翟酺,尚劳歌吹送翁思。举幡几辈成风气,染国终然类色丝。留取平生相见地,执经来访读书帷。”语重心长,对学生表示了勖勉和期望。

此后数十年间,他执教于成都各高等学校,自民国初年的国学院,以至四川高等师范学校、成都大学和后来的四川大学、华西大学等。经他培育指教、有所成就的学生,不下千百,海内尊为老宿。他胸怀坦荡,乐推人善。对于在学校中一起教书的同事,如龚向农、向仙乔、李培甫、庞石帚、赵少咸、祝屺怀等,口句沫相亲,数十年如一日。平时从容文讌,也是动必与俱。对于外省学者,最能虚怀酬接,对外省学生更是循循善诱。

思进论学,主于闳通,无取门户之见。有诗:“自吾操觚来,雅不门户喜。是是与非非,丹素各有美”(《长夏排闷,率尔言怀》)。不赞成追逐时好,入主出奴,是丹非素。如他论桐城派的姚鼐说:“阅惜抱集,其文至有工者,惟必以程朱为门面,以与汉学家相支柱,此其褊心、令人生厌处。夫以惜抱之文,与当时汉学家比论,自各有专精,无容相掩者也;必谓汉学为非学问,孰能信之乎?……清儒考订,实跨越前代,乃思一笔抹杀,谈何容易也。假令惜抱能去此门面,则卓然矣!”(《清寂堂日记》壬午年二月初五日)。这正是实事求是的态度。

他平生尤其肆力于诗古文辞,自订《清寂文录》8卷(未刊)。撰《华阳人物志》16卷,史载笔翰,有班固、范晔之风。诗作凡数千首。义宁陈三立读到他的诗,曾经向人说:“才思格律,入古甚深。五古几欲追二谢,七言直攀高岑,洵杰出之作者。目前所知蜀中诗,似与香宋异曲同工也。”香宋,是赵熙的别号。近代凡提到四川的诗家时,总是以林、赵并称。二人交谊最深,始终无间,作诗却取径不同。但都能自树一帜,不为同光诗风所囿。兴化李详有《以山腴舍人诗集寄如皋宗敬之》诗,说:“海曲能文宗敬之,寄君数卷舍人诗。蜀中耆旧今仍在,吴会英才那得知。南郭日寻考功墓,西郊遥忆杜陵祠。世人只识同光派,共听涛音向总持。”他受到海内名流的推重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词,是他70左右才专力作起来的,一二年间,得词300余首,刻为《清寂词录》5卷。他对词,喜诵南唐诸家和温、韦之作,宋词则甚重东坡、稼轩、清真、白石,而不好梦窗、玉田,至于歌筵酒席,就是郭频伽、李越缦、樊樊山,也心摹手追,有所不废。他在词中,也和诗中一样,多有感时伤乱、关心民生疾苦的作品。赵熙在书信中评论他的词说:“不莽不纤,语有内心,如公大可传矣。”这是说它沉郁苍凉而不流于粗豪,哀感顽艳而不—流于细碎。而“语有内心”,则是说作者对祖国、对人民的一片热忱。其可贵即在于此。

解放后,思进受到党和人民政府的尊重,被聘为四川省文史馆副馆长。1953年8月1日病逝于成都,享年80。